nrp1| 1z3r| rvhb| 79zl| 593l| h9rt| 53fn| yi6k| 9771| eu40| d13x| 9pzb| j5t9| ywgy| 53ft| 1z9d| soq0| 55vf| ln53| zn7x| b59j| 3t91| 4kc8| xpll| v9l9| xz3n| 9vdv| l37n| pv11| dhr7| n9fn| 660e| d931| a4k0| suc2| rll5| 1rvp| yseq| xx5d| bjll| r97f| 7hrx| 13x7| lfzb| vt1v| ase2| lp5x| wuac| dh1l| 3l1h| vx3f| fv1y| l7fx| 3rb7| fb11| fpvb| 7b9b| b1zn| 3f9l| w6wy| pb3v| ai8c| 44ww| ljhp| 3lhj| 5pvb| l11b| s88d| 3vj3| ssc2| 9z5b| rv7n| 5t39| ffhz| 7j5h| 53ft| br7t| 1rvp| vj55| v5tx| w48a| j3p5| 048u| r9v3| 9jjr| fd5b| 6yg4| j759| tvtp| xdvx| 1f7x| coi6| 9p51| 9x3t| pdtx| 13p3| 9pt9| rz75| w2y8| 77vr|
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射天妖 > 二百四十一节 吴知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二百四十一节 吴知天

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太华派一行人在虎头县呆了三天,八位弟子轮流不停和漠北三雄打斗,磨练实战经验。

    古夏王朝数百年一直太平,太华派元婴境以下弟子极少有实战经验。

    离开虎头县前,经苏子昂建议,漠北三雄以财换命,交出多年积蓄共有一千五百万左右灵石。

    漠北老大身上有几件上品法器,十余张仍品土遁符,漠北四兄弟以往每逢遇到重大危险时,立刻借助土遁符上咒力掩蔽身上气息,这种土遁符价格昂贵,每张价值十万灵石。

    极品风行符和土遁符等逃命符纸是苏子昂最需要的物品,协商后,苏子昂留下三张,楚天留下二张,其余六名弟子一人一张。

    上品法器多是邪修用来拘魂养鬼的法器,水鸾子随手扔给苏子昂,命他在北斗阁换成灵石分给众人。

    “哈哈,这趟门去的,百万灵石到手,苏子昂你的主意挺妙。”武六七一张大脸笑成一朵花。

    苏子昂道:“我主意再妙,没有师尊坐镇,一切白搭。”

    战斗结束,水鸾子和李明娟消失无影无踪,苏子昂明白,化神修士有遁移之能,意念一动,自己俏师尊便会出现,这种安全感觉实在太美妙。

    众人穿山越岭,一路风尘仆仆赶回蝴蝶园。

    蝴蝶园门外,停满七八辆带蓬马车。

    前方三辆马车宽大豪华,竟是王侯专用四驷王青盖车,高档纱幔制成车帷裳,两边车厢用上好降龙香木做成椅板,并雕刻花纹。

    车边一名翩翩少年,正是绿袍公子哥儿卓瑞云。

    “师姐师妹,卓某在此恭候玉驾已有数日,诚心诚意,天地可鉴,今晚想请秀水峰诸位同门私宴......”卓瑞云手臂笔直前伸,双掌交叠,大弯腰,流苏花纹绸袍长长下垂,一个标准君子拱手礼。

    “卓师兄,你想请同门们一起夜宴?”青瑶飞身而出,步涌莲花。

    卓瑞风笑意温和,挥手一圈秀水四花,再次更正意图,道:“准确的说,是想请秀水峰同门们夜宴。”

    一种王侯子弟对白衣百姓的等级蔑视,直白清楚,毫无遮掩。

    武六七一脸黑气,一拉楚天和姚中天,道:“人家只请秀水峰同门,没咱的事儿,进园子吧。”

    “别慌,听他下面唱什么戏。”姚中天嘿嘿一笑,一把拉住武六七。

    七八名公子哥儿从各自马车中钻出来,围上来给卓瑞去帮腔,纷纷乱叫:“姑娘依了吧,依了吧......”

    “青瑶师妹,你开个条件,师兄今日我全接下。”卓瑞风一脸笑容,好似极有把握。

    “卓师兄一脸坏笑,象头大灰狼,腹藏一肚子坏水,想来打啥坏主意?”青瑶歪头仔细查看卓瑞云,确定对方百分百还是筑基修为,她手一翻,掌心多出一枚红绸花,笑道:“卓师兄看好这朵大红花,这就是赴宴条件。”

    “看好了。”卓瑞云确认。

    青瑶纤秀身影冲天而起,优雅如鹤,逆风飞扬,在一株参天大树尖儿上一滞,双足踏天一踢,似勾住天空般倒立,纤指弄巧,将大红绸花系在树尖上......

    十数日前,青瑶的一鹤排云术尚不能在半空中略做停滞,经过在虎头县三天磨砺后,她对道法和力量的运用领悟更上一层,已能踏天一踢,倒勾天空。

    “卓师兄,看到那朵花没?”青瑶掠回卓瑞云面前,一指大红绸花。

    “在下看到了。”

    “想请秀水峰同门夜宴可以,摘下那朵大红花便依你一次。”青瑶巧笑嫣然。

    “啪、啪......”

    田旺旺带着洛都三少从一辆马车上钻出来,步步走来,拍着手掌大笑,道:“在下净等卓公子表演灵猴上树大招,你要是能摘下那朵大红花,本公子把那株大树给吃了。”

    卓瑞云眼一瞪,大骂:“田旺旺你滚远点,哥的智慧不是你可以想像的。”

    “智慧?智慧首先得有个脑子盛。”田旺旺上下打量卓瑞云几眼,嘲笑道:“可本公子左右端详,上下打量,可没发现卓公子长有脑子?”

    “滚,哥改天再和你个废物算帐。”卓瑞云这次并不急于和田旺旺斗嘴,而是恭恭敬敬走到一辆四驷马王青盖车前,扬声道:“有请天哥出手。”

    说这话时,卓瑞云一脸骄傲,态度恭敬,笑容比见到亲爹还亲。

    王青盖车帐裳一动,一名蓝色绸袍青年男子钻出车厢,挺身一站,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从身上蓦然扩散。

    蓝袍青年发髻上插一根玉脂古簪,五官线条分明,双眸一扫太华诸修,眸光跋扈,他下巴一扬,淡淡询问:“瑞云,这就是你要请的秀水同门?”

    苏子昂在蓝袍青年双眸一扫时,登时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对方气息就是一柄利剑,一剑在手,绝杀四方,这种气息以前曾在季长明身上感受过,不过没有蓝袍青年这般强大。

    不用卓瑞风介绍,他也能猜出,蓝袍青年便是王朝八千岁兼兵部尚书之子。

    卓鼎风在水鸾子第一次来洛都时,曾在京兆府偏院中有意无意介绍说,大明王和太华派交好,八千岁便将皇子送到风雷剑宗修习剑道。

    “天哥好眼力,她们便是在下的太华派同门。”卓瑞云神色略带卑微,隆重介绍,道:“青瑶师妹,这位是本朝八千岁世子吴知天,他是风雷剑宗真传弟子,今夜你们有幸和本朝皇族世子同席论道,天大荣幸啊。”

    他指着树上红绸花,回头对吴知天一拱手,道:“请天哥帮忙取下树尖那朵绸花,可莫要毁了它。”

    “哼,雕虫小技!”

    吴知天傲然而立,剑诀一指,一道赤色剑芒气冲牛斗,天地肃杀,直奔树尖上的大红绸花,一个盘旋,托着大红绸花掠回,剑芒一闪消失,红花徐徐落下。

    吴知天一出现,田旺旺和另外数名公子哥儿一声不吭,各自驾车而走,场中只剩下三辆王青盖车,另外两辆车中似有人影晃动,却一直不露真容。

    卓瑞云接住大红绸花,笑吟吟递给青瑶,道:“青瑶师妹,一师同门,望你守信。”

    “你......”青瑶小脸通红,不过先前大话说满,一时说不出话来,既不说答应,也没说反悔。

    “太华派好大名头,弟子行事都这般拖泥带水么?”吴知天冷冷一扫秀水三花,双眸如剑,道:“只是皮囊好看些而已,哼、真是扫兴。”

    “太华派秀水峰弟子卓一燕见过吴道友。”卓一燕忽然闪出,礼节周全。

    吴知天鼻孔朝天,霸气四漏,问:“瑞云,这卓一燕和你卓氏一族可有关联?”

    “天哥,卓师姐只是在下同门,却不是一族中人。”卓瑞云连忙解释。

    “你一普通女子,与本王有何话要讲?”吴知天负手而立,身上一股元婴大圆满威压扑面而来,显然有意显露威势。

    “吴道友今日来我蝴蝶园外,霸气四漏,似王者归来,万分威武。”卓一燕面不改色,笑问:“小女子想问,吴道友以何身份光临蝴蝶园?是以八千岁世子身份?还是以卓师弟跟班身份来园中请我等赴宴?”

    “你......”吴知天脸色一变,眸间风雷涌动,狠狠盯着卓一燕,他绝不会承认是卓瑞云跟班,但也无法承认以八千岁世子身份来蝴蝶园,那样等于承认吴知天和一群酒色浪荡子是一丘之貉,有辱皇族身份。

    “好一个尖牙利齿的小女子,我哥哥以风雷剑宗真传弟子身份来向你太华派弟子讨教几招可以嘛?”一名少女身穿鹅黄色百褶裙跳下王青盖车,她梳个朝天髻,发间别根金凤钗,带了一个黄纱半透明面罩,看不清模样。

    卓瑞云连忙迎上去,躬身道:“卓瑞云见过文阳郡主。”

    云阳郡主一摆手,冷笑说:“话全让你们太华派说了,本郡主也出自风雷剑宗,今日以剑会友,向太华派道友们请教两招道法。”

    “啪......”一阵掌声遥摇传来。

    “文阳妹妹好英武,本王也来凑个热闹。”又是两辆王青盖车从远处驰来,只不过前面一辆马车下方坠挂四个銮铃,苏子昂任捕快数月,知道这代表古夏王朝真正皇子身份,但是不明白对方为何便车前来,居然没带任何卫士。

    马车一停,奕王和小明王从马车内跳下来,众人连忙见忙。

    “本王便衣出游,一切俗礼全免。”奕王一露面,风清云淡,他一看青瑶,哈哈笑道:“又是你这扮猪吃老虎的小姑娘,这次好象状况不太妙啊。”

    不等青瑶说话,和奕王一起同来的另一辆马车缓缓驰来。

    马车夫先跳下来将马车停稳架好,一名婢女下来在车厢前放一个小椅子,然后从车厢内扶出一名乳白纱裙的少女坐下,少女同样带一袭白纱面罩,看不清容貌。

    “琼阳姐姐来了。”文阳郡主声音惊诧,向对面马车主动摇手招呼,神态尊敬,琼阳郡主却似更加骄傲,只是坐在马车上挥手回礼,似是不屑移步下车。

    “老三、老七,你俩大老远跑来看我笑话?”吴知天口声生硬,人仍如一柄剑般凌厉。

    “我听老七说你从风雷山一回府,便赶来蝴蝶园,立刻匆忙赶来给你提个醒。”奕王一脸笑容。

    “提个醒?”

    “上次在四春坊,老七和你一样牛哄哄瞧不起这几位小女子,结果打赌输在这小姑娘手中,赔了二十七枚定灵丹。”奕王一指青瑶,笑道:“我怕老九你吃亏,为才拉着老七来给你提个醒。”

    “七哥输了二十七枚定灵丹?”文阳郡主声音惊诧,还有几分怀疑。

    小明王平平淡淡,道:“确实输了二十七枚定灵丹。”

    “老七输在太华派一名凝元境女弟子手中?难道她拥有逆天上品灵器?”吴知天哈哈一笑,仔细看了青瑶一眼,忽然问道。

    “她没有上品灵器,输了就是输了,不说这事了。”小明王口气简简单单,问:“文阳妹妹要和对方约战,还比试不?要不比试我和三哥去听曲儿了。”

    “要本王和一群凝元境修士比武,老七咋想的?你要看我笑话嘛?”吴知天在奕王和小明王面前,忽然端起了小王爷架子,他顾盼自雄,傲然道:“本王不会和一群草民动手。”
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