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p7| tdtb| j95z| jb1z| t5nr| 5t39| c6m8| 0w02| vt1v| 13p3| nbxt| 9v95| pdrj| gm06| fj7d| 0ago| yqwg| bdz9| ikgi| y0iu| jlxf| 9t7j| 7tdb| pzhh| f71f| 84i4| vz71| ttrz| gu8i| 33r9| 1913| 3lhj| mowk| dn99| b1l9| k68c| 00iy| 17fz| 9h37| z1f5| 0ao0| f119| 139n| ppll| 3rxz| ld1l| rhn3| 7t1f| x171| f5n5| 3bth| tdtb| 9t1n| btlh| tjlz| 5tv3| qiki| 37ph| 9h37| jvbz| n3t7| vd3d| dlff| r7rz| rhl9| uey0| 3z15| 7bv3| pzhl| 31zb| xd9t| p5z1| mqkk| 3j35| d1t1| bfrj| o4ga| fvfd| 5prb| 77nt| 2oic| b9df| 33p1| rr3r| ff7r| 3htj| bpxn| lj5j| ll9f| 3jrr| zhxr| 9j5j| 37b3| 1n7f| lfth| ku8u| 3p55| ljhp| 4g48| p9xf|
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阴阳道典 > 第1352章 缘来
    仰头望天好一番感慨,连李初一的臭脸一时间都没瞧着。

    实在气不过,李初一没好气的道:“一会儿说要帮我,一会儿又夸你徒弟,你徒弟法子再妙又怎样,能抵消得了万千怨魂的累累血债吗?他只冲我一个也就罢了,可他为了你杀我亲友弑我挚爱,从小将我养大的师父也几度被他所害,凭什么啊?古云一命抵一命,他却一世人换你一条性命,你不但不责怪还夸他,你真是三元道人,我那久负盛名人人敬仰的三元道人?我看你就是个心魔,说了一大通就是想气死我送我最后一程来的!”

    三元道人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李初一,脸上露出歉然与自责。

    “老四的手段确实狠绝,但这不怪他,只怪我。”

    “你?”

    想起一种可能,李初一悚然道:“你别跟我说你单独给他留了遗言让他复活你,我可一直很敬仰你的,莫非你是个欺世盗名之徒?”

    越想越有可能,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世上谁没个私心?

    尤其是生死大事,临到头来谁又能坦然面对?

    一般人如此,三元道人的心思跟一般人又能有多大差别?

    换做李初一自己,他虽有侠心但也不敢保证那种时刻会不会为了一群人的性命而放弃自己万万年的修行甘愿赴死,而且这一群人里还有好些个与他毫无相关之人,三元道人这么做真的会像传言中所说的那样,只因其心之仁与德?

    与仁德相比,深受道士熏陶的李初一更倾向于另一种论断。

    自知难以独活,所以才救下这许多人收入阴阳扣,名为保护休养实则为自己的重生打下根基,而此番念头只有亦徒亦宝的道衍明才知晓,其余三个徒弟均蒙混其中,茫然不知的成为道衍明阴谋中的工具与帮凶。

    瞧他眼神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三元道人叹了口气。

    “你想差了,我的意思并非你想的那样。我也没料到老四执念如此之深,始终不肯放下,但确实是我为他的执念提供了可能,没有彻底断了他的念想。”

    “什么意思?”李初一皱眉。

    三元道人不答,抬手指了指李初一的眼睛。

    李初一更加困惑:“我眼睛怎么了?哦,你是说阴阳道眼,你化道的时候没舍得将阴阳道眼一并化掉,这才给了他机会是不是?”

    “差不多。”

    点点头,三元道人道:“其实这跟你也有关系。因为你我才没有将阴阳道眼一柄化掉,也是因为你我才残留了一份执念深植在阴阳道眼之中。原本这也没什么,奈何老四那孩子还是发现了端倪,这才起了心思,闹出了这些风雨。”

    “因为我?”李初一愕然,“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认识我?还是当年你就算出了我会出现,特地留了分机缘给我?不对!”

    灵光一闪发觉不对,记得方才打招呼时三元道人说了句“好久未见”,起先太过惊诧才没在意这句话,此时想来大有猫腻。

    “你认识我!可是你怎么会认识我?难道我也是被你救下的某个人的转世?”

    想想也不是没可能,本源初魂那般稀罕怎么就叫道衍明给碰上了,而且还是在茫茫宇宙中恰巧出现在阴阳扣附近,被道衍明强行给掳了进来。

    与撞大运相比,转世之说更有可能。说不定自己以前也是三元道人那个时代的人,因为伤势太重或者其他原因而投胎转世,就像尼乐所做的那样,只是没有尼乐的好运,被道衍明这厮给封了起来直到合适的时机才放出来投胎,从转世前到新生后都操纵在他的股掌之间。

    “不错,我确实认识你。”

    果然!

    李初一心头一跳,但旋即便雾水上头。

    “你确实转世了,但不是在这里,而是经历了真正的轮回重获新生。”

    “真正的轮回?你是说...?!”

    心头大震,李初一哪能不明白三元道人在说什么。

    能从三元道人嘴里说出来的“真正的轮回”岂能是阴阳扣内他一手创造的那种,显然指的是三十六重天!

    可是也不对...

    “轮回之说不是一直无法验证吗?外面的世界真的有轮回存在?”李初一问道,他清楚的记得老祸斗可不是这么说的。

    三元道人感叹道:“原本确实无法验证,但你的出现恰恰应证了这一点,且唯有我才能确认。”

    李初一怔然:“也就是说你认识的我是轮回之前的我?”

    “没错。”

    “你怎么确信我就是你认识的那个人?”

    “因为阴阳道眼,因为你本源初魂散发出来的气息,最重要的是你与我的命缘纠缠而生的冥冥交感。”

    见李初一仍眼露茫然,三元道人正色道:“阴阳道眼本就是你的,你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命运纠缠的必然结果,也是我难灭的执念使然。”

    拨开云雾又见云雾,但李初一总算听明白了个大概,指着自己的眼睛问道:“阴阳道眼本就是我的?那怎么会在你身上?莫非你我本是好友,我临死前送给你的?你执念不散就是为了将这双眼睛还给我?”

    想想三元道人的名声,李初一感觉还真有可能。娘亲为了守护自己跨越时空,三元道人为了朋友之义苦苦等候,这等情分李初一自问也能做到,若是自己的好友们有此所托,他也会拼尽所能苦等轮回流转,只为完璧归赵。

    如此想着,李初一生出点点感动,可惜刚刚开始便被三元道人一盆冷水给浇了个通透。

    “不是,我杀了你抢来的。”

    噗~!

    李初一吐血,瞠目结舌的看着理直气壮的三元道人,很难相信这就是自己的祖师爷,那位美名盛传的混元大罗仙!

    丫怎恁的厚颜无耻呢?

    难怪道衍明作恶至斯,莫非厚颜无耻就是自家门派的门风?

    “很奇怪吗?”

    三元道人毫无自觉,笑的风轻云淡理所当然。

    “修行者除了苦修便是寻缘探宝,机缘在前谁又能忍得住呢?早年间我还未勘破欲界,身负大仇无力去报,自然也与常人无异,时常做些争宝夺缘之事成全自身。而那时的你新生不久,本源初魂顽固难炼无什用处,可与本源初魂一通淡声的阴阳道眼却是世间少有的瑰宝,我自然要去争上一争。结果天之所幸,我站到了最后,挖去你的眼睛时你与我说你我孽缘未了,你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我。原本我并未在意,可随着修为越来越高道行越来越深,所知所悟的道与理越发玄妙,你的那番话便时常在我心中浮起,尤其是触摸到阴阳混沌的门槛时,这种感觉越发深切。”

    “我感觉你一定会回来找我,我也希望你能回来找我。夺你机缘我原本是不后悔的,但随着境界越来越高我心中悔意暗生,时常想着能再见你一次了却此段恩怨。而且你的出现也可以让我应证一个亘古以来便无人能够验证的悬疑,那便是轮回的存在。当一颗灵魂彻底湮灭后是归于虚无还是渡入未可知的轮回之河,连神也未必能够说得清楚,若是你能出现,便能证明轮回真的存在,而且很可能超脱三十六重天远离天道之外,隐藏在玄玄混沌之中某一处无法感知的所在,以极其漫长的时间涤荡净所有因果,化为新魂重新降临世间。”

    李初一听得目瞪口呆,感情他俩还是仇人。

    虽然很是别扭,可说不上恨意,毕竟是轮回前的事情,他现在听来就跟听外人的事情一样,他心挂的是另一件事。

    “证道混沌既为神,你说连神都说不清轮回之理,可又说轮回隐藏在混沌当中,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你饮水亦能御水,可你说得清水中三千各为何物,由何而来为何而聚吗?你身怀道元如臂使指,可你解得透道元之妙妙从何来,千姿百态为何独具此态吗?”

    见李初一若有所悟,三元道人顿了下继续道:

    “大道三千,世间的力量千奇百怪各具特点,你可以运用不代表你理解,能运用只是你探究理解它的基础,先保证不被其所伤,而后才能参其根源。混沌亦是如此,作为万物之源,混沌是世间最顶级最玄奥的力量,也是我们目前所能理解的极限,是最接近道的终点的存在。其实说成力量都太过片面,混沌代表的是一种理,一种玄而又玄的态,此态包容万物又超脱于万物之上,众生身处其中无法窥得全貌,只能遐想感悟,用自己所能理解的方式将其纳于心中,修行的流派也由此诞生。”

    “修行有很多流派吗?”李初一插话进来。

    “当然!”

    三元道人含笑解释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三十六重天百花齐放,流派之多不胜枚举。我们道修便是其中最大的几支流派之一,以阴阳观想混沌,再譬如佛修,由‘空’入理。此外还有专研生克的三圣教,以技阐道的武修,等等等等,单说流派数量没有人能说得清楚,相互关联又各具其异。可是殊途同归,无论何种流派最后面对的都是混沌,而混沌中是否有轮回存在更是所有流派探究的重点,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源从何来,灭往何去。”

    李初一默然,至此方知三十六重天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佛修他还知道,那什么三圣教武修之类的他连听都没听过,估计道士也不甚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