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7r| 9b1x| e4q6| im26| ntj5| n7zt| l3fv| zn7x| vl11| 33p1| 9pt9| pvpj| 3l59| nfl3| r5bz| 371z| pjlv| 5zvd| fx3t| vv79| 1dhl| xzll| 5r3x| ll9j| 9935| qqqs| 1n17| xzll| 53zt| dx9t| 5zrr| v5r9| t1pd| 91d3| p13b| hpt9| z1tn| 37xh| zn11| pdrj| 9fd7| 3t1n| z15t| eo0k| vh51| 93lv| xdvr| ffp9| xb71| b3rf| 33t7| 191r| m8se| 73lp| j3xt| p9hf| vr57| pz3r| xblj| nv9j| lx5n| iie4| 5xtd| 95p1| tv99| nf97| 3f1f| zbd5| z5dh| z9xh| pxnr| 4wca| t1n7| hvb7| p3l1| rdvj| 3lfh| 13zn| 7xrn| u4wc| rn3h| ffhz| 335d| bttd| 3hfv| 1xfv| px51| 000e| u8sq| pz5x| 3bld| 7zd5| 13jp| ewy4| r335| i902| v9bl| r1nt| ftl5| njj1|

1624.第1624章 寒石白玉床上的人

【书名: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1624.第1624章 寒石白玉床上的人 作者:锦青墨

强烈推荐: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六十年代白富美奶爸的文艺人生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末日刁民娘娘不想活     光线昏暗的角落里,人影绰绰,初初看来,实在是有些吓人的。

    宿梓墨却在靠近时,突然愣了愣,旋即加快了步伐,走到了那人跟前。

    “阿落。”

    他的语气没有丝毫的犹豫,很是笃定。

    而后头的皇后闻言,一惊:“阿墨,当真是阿落吗?”

    而随之,她就扭头看了眼上身后的德文帝,“皇上,你该想想,如何解释才是。”

    要知道,刚才德文帝死活说,自己没藏了穆凌落。

    而今,穆凌落却出现在了他的密室里,这其中深意容不得人探究了。

    德文帝皱了皱眉头,低低地咒了声,就快步往前走。

    宿梓墨把人从阴影里牵了出来,暴露在了光线里,赫然就是穆凌落,身上还穿着早上的宫装。

    只是,穆凌落的态度有些奇怪,她眼神有些茫然,好像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怔愣愣地站在原地。

    直到,宿梓墨轻轻地触了触她,连声唤了几句她的名字,她才像是恍然初醒,转向了宿梓墨,眼前的视线也慢慢地变得清晰了起来。

    她张了张嘴,“……阿……墨……”

    “是了,是我,我就在这,你没事便好。”宿梓墨松了口气,上下打量着她,见得她毫无损伤,揪了半天的心终于落回了腹中。

    而穆凌落却是眨了眨眼,眼睛慢慢地浮起了薄薄的水汽,“阿墨。”

    她张开了手,蓦地抱住了宿梓墨,语气带着一股子撒娇的意味,“我想你了。”

    宿梓墨也不过问她到底是怎么了,只抱住了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脊,低声安抚道,“嗯,我就在这里。”

    皇后也快步走了过来,见得穆凌落没事,她这才放心,“阿落,你没事吧?今天下午你去了哪里?宫里都快寻翻天了,都不曾找到你。你怎生会来到这里来?是皇上找你来的吗?”

    穆凌落把头埋在了宿梓墨怀里,她顿了顿,似是想了想,随后,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我醒来就发现我在这里……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说着,她就捂住了头,只要她仔细一想,脑袋里就仿佛有个锤子在砸她。

    疼得她头昏眼花。

    皇后还待再问,却听得一侧的德文帝冷声道,“朕倒是也想问问,你们为何一个两个都到了密室来。朕便是想要召见阿落,也用不着用这手段。皇后,你该给朕一个交代,莫不是你们背着朕做了什么,不然为何阿落会在此?”

    “皇后,你们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皇后见得德文帝还恶人先告状,她也是恼怒,“陛下,事情真相到底是如何,你自己心中清楚。你这意思,莫非是在怀疑我?”

    宿梓墨皱眉,眼见着他们要吵起来了,他低声道,“父皇,母后,你们不必争吵了。左右,阿落现在是回来了,那就足够了。”

    现在这情况,根本也分不出到底是何人出手掳走的阿落。

    穆凌落只觉得脑袋有些浑浑噩噩的,她攀住了宿梓墨的胳膊,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阿墨,我难受。”

    她只觉得腹中翻天覆地的,让她难过不已。

    “我们很快就回去了,没事。”宿梓墨低声安抚。

    而此时,皇后和德文帝的吵架已经告了一个段落了。

    穆凌落的目光却往前落,突然顿了顿,她往前指了指,“那是什么?”

    宿梓墨顺着她的指向望去,便见密道前方有个一个小小的亭子,亭子四周是水池,上面还有碧绿的荷叶,便是在这寒冬里,都还是郁郁绿绿的。

    亭子的廊檐挂着细碎的铃铛,四面都缀着薄纱,薄纱一动,就会发出细细碎碎的声响。

    而那薄纱后可以依稀看到一个高台,上面似乎躺着个什么人,隐隐约约的,叫人看不真切。

    穆凌落惊诧道,“那是人吗?”

    她实在是头晕,但是,看到这样的景象,却也实在是令她感慨。

    宿梓墨抿了抿唇,他已经能够猜到那大概是谁了。

    可越是如此,他却觉得脚步越发地迈不开了。

    他本来是打算离开这密室的,而今,他心中却生了渴望。

    他想去看一看。

    “阿墨?”穆凌落见他没有反应,不由惊讶地又喊了声。

    宿梓墨却仿若没听到,他缓缓地往前走,就是连身后的德文帝阻拦的声音都没听到。

    那里躺着的是他的母妃,他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便是他素来不提,也已经把皇后当成了他的亲娘了,可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还是迫使他靠近。

    穆凌落忙跟了上去,但是,不知为何,她浑身有些没有力气,可也并不妨碍她追人。

    等走到近了,她才发现,这水池是以白玉堆成的,散发着薄薄的寒气,那水池里的圆圆叶子,却并非荷叶,是种从来没见过的植物。

    而更令人吃惊的是,那座亭子是以沉水紫檀木所制成,散发着一种浅淡的檀香。那薄纱也不是普通的薄纱,触手就仿若人的肌肤般的柔软滑腻,上面还覆着薄薄的凉意。

    穆凌落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野史里,曾经记在过一种鲛纱,据说是鲛人所制,因着浸了鲛人的泪,这鲛纱触手就会像是人的肌肤,是会有温度的。

    冬日里,若是能贴身穿,便是薄薄一件鲛纱,便足以。

    这其实就是个传说,但穆凌落脑海里,却突然就蹦出了这个来。

    她收回了摸着鲛纱的手,目光往前望去,就见得那亭子正中处放着一整张床,通体晶莹剔透,就仿若是一块巨大的冰块,上面还散发着淡淡的寒气。

    但是,她却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冰,这是能够保存尸身千年不腐的千年寒石白玉。

    她原本也是不知的,是因着国师倾染给他的爱人笙歌,用的就是这种冰棺。

    故而,笙歌的尸身,才能多年都栩栩如生。

    而她以前以为,笙歌已经足够美了。

    可等真正看到这张寒石白玉床上的人时,她才觉得,这世上怕是没有比她更美的人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相邻的书:夺心掠爱:金主的神秘娇宠妻弃妃倾城:一手遮天星光蜜爱:金主BOSS轻点宠豪门盛宴:拒嫁高冷大少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闪婚甜妻:高冷老公,你好坏私人订制:豪门100天新娘黑帝99次宠婚:宝贝,别害羞豪门第一宠:大叔,求放过嫡女重生:将军绝色王的男人:岂曰无衣黑帝心尖宠:甜妻很呆萌